金球落幕中美网络自制剧生态为何云泥之别?

  【慧聪广电网】摘要:《纸牌屋》的优秀足以令艾美修改规则,令网剧作品加入到评中来。回看我们的网络自制剧生态,不由感叹,云泥之别!坦白讲,中美网络自制剧差异的背后,是更深层次的文化问题。

  2015年的金球落幕,电视剧类最佳喜剧《透明家庭》的获引来IT界的关注——这部剧是全球最大的零售商亚马逊投资拍摄的原创剧集。

  近几年来,亚马逊在原创剧集的投资方面一直都很卖力,有人预测其在内容领域的投资超过20亿美元。

  再来看Netflix,《纸牌屋》在最佳剧集方面虽然败给了Showtime的黑马新剧《婚外情》,但富有魅力的凯文·史派西夺得了剧情类最佳男主,上台后的获感言里,他以剧中人口吻调侃称“这只是我复仇的开始”。Netflix也趁凯文·史派西获之际,在网络上放出《纸牌屋》第三季的预告片。

  这两年,随着《纸牌屋》在全球范围内引发的现象级讨论,网络剧也开始于通过电视平台首播的剧集争夺起各类电视节上的项。

  《纸牌屋》的优秀足以令艾美修改规则,令网剧作品加入到评中来。回看我们的网络自制剧生态,不由感叹,云泥之别!

  去年底发布的《中国电视剧(2014)产业调查报告》称,2014年的网络自制剧数量超过了之前数年累计数量总和,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5年卫视黄金时段电视剧容载量比去年下降约25%.

  业内有个说法,“烧钱买版权”是网络视频平台决心开发网剧的主要推动力。按照这个理由推演,顺理成章,我们看到目前各大视频平台的网剧粗制滥造也就见怪不怪了。不过,剧集虽烂,卖相颇佳。很多视频平台自制剧在网络上的点击能达到数十亿次,播放量远远超过《纸牌屋》。但细究下去就知道,这些网络自制剧的卖点其实早就不在“剧”本身了。

  从“屌丝”一词在网络上大面积开时,屌丝现象就成了很多影视作品取之不尽的挖掘题材。现在中国的网络自制剧很多就是不断制造“屌丝逆袭”的YY快感,从而给受众以心理上的安慰和情感上的充实。《万万没想到》《屌丝男士》这样的网络自制剧正是投其所好的产品。几分钟的剧集长度,单元剧的模式,多平台的推送,使得这些剧集十分易于网络渠道。而广电对网络自制剧上这一领域的审查目前还比较宽松,也使得很多在不能的剧集题材,可以在视频平台大摇大摆播放。

  这些网络自制剧其实不该那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原创”。就剧情本身而言,他们依靠恶搞解构经典影视作品起家,而恶搞的思,解构的范式又多不是主创头脑自发产生,而大多依托于网络贴吧,论坛中网友的智慧。从作品完成度上来看,这些网络自制剧充其量只能算作“台词剧”(我想这可以与“段子电影”并列为当前的国内影视业的两大奇葩现状),且没有完整的故事背景,疏于对人物性格的塑造。

  相比起美国网络自制剧的大投资大制作,国产网络自制剧在小打小闹的基础上,孜孜不倦奉献出一部又一部标准烂片,原因何在?

  相信没有任何一家网络视频平台不想生产佳作,只是一想到这个连已的电视剧都能回炉重剪的时代,制作方也恐不敢冒着投资损失的风险,挑战制度红线。

  当《纸牌屋》在美的时候,现实的华府总统奥巴马都“发推”追这部剧集,打趣称想要像剧中的总统那样。人家并不会因为电视剧揭了制度的伤疤而抵制,政策。多元的文化生态才能带来创造性的想象力。

  当我们就某个领域整天着“内容为王”时,这句话的“潜台词”是这样的:目前我们的内容是一堆.反观现在的美剧市场,如马丁·斯科塞斯,大卫·芬奇这样的好莱坞大导演,如凯文·史派西,马修·麦康纳这样奥斯卡小金人得主纷纷投身到美剧市场的创作中来,美剧才是真正的“故事”天下,内容为王。

  陈丹青有言:美剧是21世纪的长篇小说。这个提法对于很多美国公共台播放的肥皂剧来说,不免抬高了他们的地位,但如今台的剧集质量,却绝对担得起这一殊荣。

  坦白讲,中美网络自制剧差异的背后,是更深层次的文化问题。这个文化问题一朝不放开,那我们的网络剧就一直要靠着AV,网络红人客串的噱头来赢取点击率——哦不,最近要反对低俗,以后这个也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