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老师的线

  由於老师的不再像先前的密不通风,所以在老师适应后,我便大开大阖的插干起来。站在男人的立场我能理解,但站在女性的角度我却难以体会,原本用来排泄用的地方,怎么也能有如此的快感?是女人的生理构造使然,还是老师天生?不论你如何作弄她,她的身体都能产生强烈的性欲。

  在老师的淫叫、以及我的jīng液的灌注中,老师的突然剧烈的挤缩束紧,我的大腿上传来一阵滚烫。没想到,老师竟然高氵朝了,她的阴精竟一股股的激射而出,就像在和我的阳精较量似的,射满了我的大腿及身下的床单。更没想到的是,在老师高氵朝的同时,老师的浪叫声突然嘎然中断,身体往前一瘫,我连唤了几声“老师!”

  好不容易等到老师的高氵朝结束,老师的一松,我才使尽最后的力气把ròu棒拔出,向前老师的情形。只见老师呼吸匀称,只是怎么唤也唤不醒,摇也摇不起,似乎失去了意识。直到看见老师那依然向后翘起的臀部,以及尚在同步收缩的及yīn道,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老师是给我干的昏死了过去!

  我心下却怦然大喜,可见这是多么大的快感刺激,才可以把老师这个性中女豪给弄昏了过去。虽然心下雀跃万分,但身上诸多部位的疲惫却一一袭来,当下也顾不得和老师的黏腻,还有被我们弄得又脏又乱的床单了,看着适才还如厮的老师可爱的睡脸,我低头一吻,便拥着她沉沉睡去。

  我转过头,寻找着铃声的来源,一瞄之下,发现原来是我的手机响了,我便一把抓起仍在作响的它,正想按下接听键时,铃声却停住了。萤幕告诉我有五通未接来电,一通留言,唉,也不知道谁找我找得那么急,该不会是我那群死党找我打牌吧!心里抱怨着扰人清梦的来电,手里却乖乖的依照萤幕的显示拨下听留言的号码。

  没想到,她们竟真的打电话给我了,这种事,通常不都是事后一拍两散吗?形同陌吗?那,难道我昨晚和小惠说的话,她该不会也当真了吧!想到此处,和性欲又再次在我脑中冲击起来。对这样的艳福总觉得受宠若惊,不吃白不吃,那隐隐约约又觉得有些,不大可行。

  我从手边的水龙头接了条水管,将水开的很小,从老师微张的后穴把细小的水注慢慢灌入,持续的灌入。其实,我很早前就想玩玩“浣肠”这玩意儿了,只是没人肯让我下手。而老师竟毫不知情,她以为我只是在帮她清洗罢了。

  老师说话间,我已经将她压下。我接着走到了老师身后,将她紧密的双腿拉开,双腿分开的同时,我竟然看到老师的“噗吱”的一声,流出了些黄黄的液体。没想到这些液体,竟然让我更是兴奋无比,丝毫不理会老师的声声哀求,强硬的让老师双腿大张的跪在地上。本来只是想看老师羞耻的模样,但一看见老师因双腿大张而强自的痛苦神情,我便忍不住心中那股想把老师狠狠的。也顾不得脏,看见老师原本是紧缩的,竟被体内的秽物得突起,我好奇的用手指戳了戳。

  只见老师紧紧咬着下唇,缓缓的点了点头,却颤抖个不停,眼泪则不停的流出来。或许这对老师真的太过羞辱了,连排泄这种基本的也被,加上腹中如绞的疼痛,也难怪她哭了出来。可是我对眼前的却没有感到满足,看见老师一动也不动的静静如潮水涌至的便意,哼,我偏要她活动起来,看她欲罢不能的模样。

  就在同时,简直配合的天衣无缝,一阵“霹沥霹沥”、“噗啦噗啦”、“咕噜咕噜”的声响同时伴随着一阵臭味传出。老师双腿大张的跪着,脸上是一阵痛快满足的神情,口中嗯嗯啊啊的呻吟着。直到那阵奇怪的声音消失,老师才回过神,脸上尽是红晕,一副舒爽又害羞的模样。

  不禁脱口而出,没想到外表纤秀娇小的老师,竟然拉得出这般又粗又大的粪便。直径至少四公分、长度至少四十公分的深物体,散发出令人的浓厚臭味,盘旋在一起。这是我出生以来,看过份量最多的大便了,好粗好大好多,根本无法跟老师之间作出任何的联想。

  老师迅速的起身,蹲着不到两秒,再次“霹沥霹沥”的作响,一堆的黏稠物再次从老师窄小的涌出。这次虽然没有上次的结实有型,但产量却毫不逊色,一团团的块状物、一粒粒的颗粒,一堆堆的黏液,浓稠状的软体,和上一次的完全不同,唯一完全相同的就是那股浓郁的恶臭。

  我将老师向外一推,老师已经虚软无力,一个站不稳,被自己的粪便滑倒,趴倒在自己的排泄物之中。老师拖着虚软的身子,挣扎的从秽物中站起,竟然头发、、腹部、大小腿、四肢,都沾上了她自己的大便,不堪。白色的肌肤上爬满了的秽物,奇异的搭配令人觉得心难受,还有些污物正顺着老师身体的窈窕曲线滑下呢!

  我吐出了老师的nǎi子,双手将老师的身体向上撑,老师则顺势跪在我的头上方。我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中的便是老师浓密的黑森林,位於其下的便是被yín水沾泄得晶莹剔透的。我伸出舌头轻轻舔玩老师的粒的突起,从老师的娇喘连连感受着老师的愉悦。

  听着老师渴望的呻吟,我一时兴起,头一缩从老师的两腿间抽出,从老师身后抓住老师的两腿用力往后一拉。老师一时反应不及,上半身趴倒在床上,只有臀部高高翘起,我便由这种姿势再次舔弄起老师的阴核。不一会儿,我将舌尖戳进了老师的yīn道,一进一出的抽动起来,的老师立即大声的哼出声来。

  啊,老师的竟然还是和我第一次进入时一样的紧绷,有了经验后也没有丝毫的松弛。老师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依然露出相当痛苦的表情,只是没有昨晚那么强烈了。我艰辛的突破层层的,终於将ròu棒深深的插进老师的,使我的小腹和老师的臀部紧紧贴在一起。

  我抽出了已经充分shè精的ròu棒,躺倒在老师身旁,静静的喘息着。老师则半卧倒在原地,闭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翘起的臀部还不时一阵阵的微微震动抽搐,包括了大腿的被淫液浸得一片晶亮。我阖上眼,慢慢调适着呼吸,好让体力能够尽快的恢复。

  谁知道,这时的老师竟缓缓的爬上我的小腹,缓缓搓揉着我的ròu棒,耳边只听得老师低低的喘气声:“啊啊……不行呀……太快了……事情没那么快结束的呀……可是没有关系……它……还有……嗯嗯……嗯嗯……”

  或许是对彼此的感情使然,也可能是在老师频频求欢下激起我反弹的心理,豁出了全力,喷出了一股股的阳精。尽管yáng具已经疲累不堪,但一看到老师高氵朝时的满足模样,我就忍不住硬着头皮撑起ròu棒,再继续的。

  直到我离开老师家的时候,我的腿已经发软的难以步行,几乎酸痛的无法动弹,连话也不愿多说,一个眼神,我就向老师告别了。老师很想起来送我,但她也只能倒在床上目送我离开,红肿的阴部及,流满了身体的骚淫液体,散乱的头发及布满抓痕的雪白。

  这是我和老师最激烈、大爆发的一次交流,我也记不清楚老师到底高氵朝了几次,只记得她一次次的摇摆着溢满yín水的,向我要求的模样。现下想起来仍心有馀悸,若不是时间的逼然,或许我们狂烈的求爱程度会更加的骇人听闻。

  每个星期四早上有校务会议,但这个早晨老师却用了要一个学生的藉口离席,老师匆匆忙忙的将我拉进没人的室,但那只算是一间堆满学生基本资料的小仓库。老师和我什么话也没有说,那是因为正在室周围移动的学生倒也不在少数。老师慌忙的带上锁,将我们与身处的学校完全隔离后,手一把解下了我腰间的。

  我的手伸进老师的裙子中,将老师的脱下,手抓揉着老师那几天不见的乳房。或许老师早已经很久了吧,其yīn道的湿润程度竟然不下於通常要花上大半小时的前戏。在挤压着老师柔软又硕大的乳房之际,老师已经从拉炼间将ròu棒掏出,并且和我一起观看它的迅速成长茁壮。

  将老师的裙子覆盖在我们的间,我等也不等的插进老师体内,一方面是我们都极度需要对方,另一方面则是我们都知道,只有二十分钟。所以我插干的异常快速,老师抱住了我的头,我和她正满心欢喜的深藏体内的。

  看着老师强自抵制快感,不敢作过度的,而只是哼着“嗯嗯唔唔”的呻吟声,以及微微的扭动着身子。满心赞赏着老师可爱的同时,在老师咬紧牙关的表情下,老师灼热的浪潮有如滚滚不绝的涌至,烫得我的ròu棒连连打颤。

  而在这短短的一个月中,老师有着极大的转变,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极大转变。老师变得更漂亮,变得更迷人,脸色变得白里透红,的肌肤也变得更光滑而有弹性。而且老师不再穿以前那种老式的洋装,穿着打扮变得越来越年轻秀丽。

  就连我在和老师时也明显的感觉到,老师的yīn道,竟然一次比一次的紧密,一次比一次的让我流连忘返。老师的乳房也充满了弹力,简而言之,就是老师好像年轻了十几岁一样。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竟然变得只有二三十岁左右。

  没有人能知道,也不可能有人猜得到,老师是因为有了我,有了我这么一个男人的滋润。男人的滋润让她久旷的有了极度的改变,为了我,因为我而改变。我让老师改变,老师却令所有人改变,改变了对她的想法,对她的看法。但老师始终只对我倾心,不论有多少的仰慕者,她对我始终如一。

  老师嫣然一笑,抬头又将我的ròu棒含进嘴中,又舔又舐,吞吞吐吐,一脸怡然的样子。我的家伙经过一个月与老师的覆雨翻云,竟然长长了三公分多,足足有了二十一公分,也粗了不少,让老师更加的爱不释手,每天总要爱抚一阵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