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报:儿童文学真正的校园小说

  刚刚落幕的上海国际童书展颁发了“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获的有5种中外图画书,5篇中国原创短篇小说,还有4本原创童书。这些作品既有生活气息浓郁的幻想小说,也有当下中学生困境的校园题材;既有回忆亲情的长散文,也有虚拟的幻想文学,质量都很高。但在评出原创童书后,评委们却普遍感到不满意,因为在这些作品中居然找不出一本当下校园生活的书。

  这话听起来有点奇怪,因为在童书营销上,校园小说一直是大头。在童书销售的黄金十年,有一个阶段,儿童文学就只剩了两个品种,一是校园小说,二是青春文学。但所谓校园小说,其实是校园笑话拼盘,大都以一段段的笑话连缀而成,并没有对校园生活的真正发掘,而青春文学则是雷同的少男少女的准恋爱小说。这种书一时成了书商最为热衷的童书,几乎将真正的儿童文学都挤走了。

  所幸的声音很快出现,人们明白商业性强并不等于艺术性强,更不等于教育性强的道理。自那以后,各种题材和形式的儿童文学创作又活跃起来,这才迎来了当下儿童文学创造的蓬勃局面。

  如果说,许多题材的作品大都恢复了创作的活力,那么,至少还有一个品种没有恢复,这就是校园小说。也许是因为所谓黄金十年的惯性太大,以至于一写校园,作家们的笔还是习惯于往搞笑上走,似乎不搞笑,校园生活就没法写。

  校园里的现实矛盾那么多,学生所面临的生活、学习和心理困境那么突出,在儿童文学大发展的今天,为什么就没有人把它们表现在作品里呢?过去的老作家们写出过很好的校园文学,像张天翼的《宝葫芦的秘密》也属校园幻想小说,刘厚明、任大霖、任大星等则更是校园现实的小说家,为什么今天不再有这样的作家了?将儿童文学局限于校园当然是不对的,但在儿童文学里找不到真正反映校园生活的作品,是一件很令人纳闷的事。

  短篇小说里还是有深刻反映校园生活的作品,为什么在中长篇里却没有呢?原因很简单,短篇创作受当时商业大潮的冲击较小。短篇小说创作主要由几个优秀的少儿文学刊物在组织和推动,童书则更容易考虑到印数和销量。

  当然,描写校园生活的作品并非绝对没有。今年8月,春风文艺出版社出过“小布老虎—好孩子”系列,就是力求正面描写校园生活。去年5月,明天出版社出版的小长篇《向着明亮远方》,则是写“小升初”所引发的现实焦虑。只是这样的作品还太少,还未引起读者注意,更没有形成气候。因此,我们有必要真正的校园小说。

  习谈文化强国建设:抛弃传统就等于割断命脉党的以来,习同志站在党和国家发展全局的高度,围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出了一系列新新思想新战略。这些重要论述,立意高远,内涵丰富,思想深刻,对于我们深刻认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大意义,准确把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本要求和重点任务,按照“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用新的发展引领和推动经济发展,夺取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伟大胜利,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详细】

  人民日概况关于人民网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呼叫中心ENGLISH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0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00025